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喜老喜

用无功利的平常心去画画 轻松愉悦地过日子

 
 
 

日志

 
 

【转载】油画:铁扬〖炕·铺被〗  

2016-03-10 21:2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我不习惯画家朋友把自己认作哲学家或哲人,我把自己看作一个普通劳动者或手艺人。对于普通劳动者或手艺人这个概念,我曾有过几次和访问者的对话。他们问我一个普通劳动者的特征是什么?我回答有三个方面。第一,他的劳动是要讲效率的,效率就是劳动量。比如街上摆摊修鞋、修车的,劳动没有量,他的生活就没有保证。第二,他必得有清苦意识,但不是穷人,也绝不是富翁。第三,应该有自己的作坊(叫书房、画室都可以)。我认为这是一个千真万确的真理。艺术史早已证实了这一观点,谁都会举出几位古今中外具劳动者特征的艺术大师,比如米开朗基罗,比如齐白石。---铁扬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編辑/雨浓 

铁扬毕业于中央舞台美术系。其画风雄浑老辣,境界亦含蓄深远,手段极具变化而稳妥从容,给人以宝刀未老更至佳境的深刻印象。铁扬早年曾经刻苦而正规的训练,那时在学生中常传诵的一位外国艺术教育家的话:造型是偏理性的,而色彩是更感性的。实践体会似乎不无道理。而铁扬大概属于生来对色彩微妙变化敏感之人,早期写生即表现出对“随类赋彩”驾轻就熟。色调皆明快清新却又丰富细腻,用笔洗炼概括但不感觉轻率简单,已颇得印象派画家色彩语言奥妙,是可谓有“才”者了。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心灵的场景

很爱读铁扬的小说和散文,他的文字像一帧帧画面组接出的心灵叙事。近些年,常读到他的小说和散文,对他文学作品中描绘的纯真而质朴的燕赵乡间人物与风物也心生感触。这些作品叙述的无疑是他生命曾经的种种接触与体验,其中的人与事虽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却揭示了卑微生命在时代变迁中的精神历程。其语言也总是在拙朴之中透着几许灵秀与俏皮,沉潜的叙述里不知不觉间夹杂着的冀中方言,更增添了他的语言魅力。
  
铁扬无疑是具有通识之才的。他把小说写得像散文那样的轻快,而把散文写成了小说的结构。他想尝试体裁互换给予读者的鲜美感受。而从文学到美术,他跨越的艺术领地更加宽广。今岁初夏,他在中国美术馆中央圆厅再度举办个人画展,三个展厅里所陈列的他从艺以来的绘画创作,让人更深入地理解了他如何跨界,如何在语言文字之外展开他想象的羽翼和绚丽的色彩。在铁扬的绘画作品中找不到写实主义的主题性创作,甚至也没有非情节性的写实人物塑造。在文学与绘画的两翼上,他把绘画还给平面视觉的本体,也即他更加注重绘画性的追求。他画面中的人物形象,几乎无关被表现对象个体存在的独特性,而在于艺术主体主观个性的认知与抒发。他往往以简笔捕捉人物体态的动感,追求女性体态简约而丰满的造型特征,以此凸显女性那种孕育生命、自然纯朴的机体力量。他用最洗练的笔触、最简明的色块描绘那些形象,在印象、错觉和想象之中,强化他对于生命张力的表现。
  
铁扬的绘画主题一直像他的文学作品一样,从来没有离开对于他熟悉的带着他生命成长体温与痕迹的乡村风土的描绘和表现。他描绘的那些乡间女性,大多处在乡土女性生活的琐事之中,那是从今天的角度才能重新发现曾被忽视或被遮蔽的一些颇具女性情怀的细节与场景。譬如,晨光中的收拾被铺、炕头铰指甲、燥热的玉米地里更换衣裳和仲夏之夜到河里洗浴,等等。这些非常私密的乡间女性生活,既是画家成长经历中温婉的生命记忆,也是女性与土地关系的另一层意蕴的深刻揭示。铁扬对于这些女性生活细节与场景的描绘,构成了他表现燕赵土地诗情的生命意象,也是他的绘画摆脱具象实写形成表现潜意识性和直觉宣泄性的精神底色。
  
如果说文学语言也有色彩和色调,但那只能意会和想象。当铁扬真正拿起画笔去追摹他内蕴已久的生命意象时,那种色彩的绚丽多姿和境界的深沉凝重却完全可以通过视觉感知去触摸。他个展中最多的作品当属风景,那是他用脚步丈量大地的印迹,可谓沾满了泥土芬芳的色彩之诗。不论是坝上还是草原,也不论是苟各庄还是拒马河,更不论是梨花还是土豆花,他择取的都不是名山大川、名胜古迹,而是朴素的乡间小路、坦荡的田野大地和浅表植被遮掩不住的山峦石冈。这些作品虽来自写生,却不局限于临景实写,而注重第一印象给予他的感触,注重从这第一印象中生发他对于历史与景物的感怀。因而这些作品往往能够从写生习作升华到作品的深度,在看似没有主题的描写中渗入他深沉的情思。他喜爱水彩与水粉混搭的那种表现语言,既不像油画的粘滞,也不似水墨的渗化,而是取水彩之清澈透叠与水粉之厚重覆盖,由此而让他展现条件光色与主观光色的恣性发挥和水彩透叠与粉彩覆盖的任意调度。他的这些风景也因此获得了某些表现主义的因素,笔触的恣肆如若从心灵里流淌,色彩的奔放有如个性的坦荡宣泄。他用画笔在这些曾经赐予他阳光和风雨的山冈平野上,寻觅的是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的历史皱折与精神沧桑。
  
或许,从精神的高度,铁扬还是把文学与绘画统一于他的创作个体,这使得他的那些风景具有历史与人文的场景性。即便是《玉米地》系列、《红柜》系列和《炕·铺被》系列等那些表现女性生活的作品,也不妨看做是表现燕赵草根文化的另一种场景。铁扬曾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就读于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在那里,他不仅得到了油画和舞台美术设计的专业教育与训练,而且获得了有关戏剧文学与表演理论的知识储备。场景是戏剧将社会浓缩于舞台的手段,也成为铁扬将绘画与文学、戏剧联系在一起的审美命题。他的绘画作品是他自己生命与灵魂的场景呈现。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铁扬〖炕·铺被〗 - 石墨閣 - 石墨閣
 
铁扬(1935.9—)河北赵县人。 擅长油画、水粉画。 1960年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本科毕业。 曾在河北省文化艺术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任教,河北歌舞剧院舞台美术设计。1982年入河北画院任专业画家,一级美术师。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及欧、美、亚洲多国艺术博物馆收藏。作品《夏日馈赠》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铜牌奖。出版有《铁扬画集》等。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